存档

2011年10月 的存档

转冉云飞:中国是个互害社会

2011年10月18日 没有评论

今天老实孩子发现网络上好多关于冉匪的这篇文章被和谐了,转载下,不知冉匪何时能出来?艾大出来了,同时也噤声了,由此可想,背后的力量有多么强大,在他们面前,你我连当弱者都没有资格。

看到标题,有人或许会撇嘴:你这话说得?四川大地震,我们的爱心不够弥漫吗?青基会,我们没有捐款吗?养老院、敬老院、孤儿福利院,我们没去做志愿者,没去做义工吗?是的,我要对所有这些人表达我诚挚的敬意。但遗憾的是,单是如此,还不能够动摇我所说的“中国是互害社会”的基本判断。在陈述“中国是个互害社会”的基本理由之前,我要说,从1949至1978年,中国只有国家,没有社会(如果有人不明白,这个话题只有改天谈了)。1978年后中国慢慢有了社会,但可怕的是这个社会是互害社会。这种互相伤害,不仅损伤了中国人的品性和基本道德感,而且最大程度地伤害了中国人做人的尊严。有人说,尊严算个屁呀,我现在想的是如何要吃饭。我不否认吃饭的重要,但我要说,你要把饭吃有尊严一点,这两者之间并不矛盾。官方在大赞三十年来改革开放的成就,如果还停留在毫无尊严的为一碗馊稀饭而努力奋斗,这到底是什么出了问题呢?这里面有拜中国是个互害社会之赐。

中国这个互害社会的文化基础和制度根柢,当然与我们几千年来传统的制度和文化有深刻的关联。但对这个国家互害的大规模加码和迫害,肇始于四九年后官方的阶级斗争政治管理理念、非黑即白的思维模式、毛泽东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其乐无穷”的斗争哲学。一句话,这个没有社会的畸形国家,官方为了将民众的利益剥夺干净,治理得服服贴贴,所采取的方式都是让整个社会处于恐怖之中,不特民众恐怖,连官员也是恐怖的,像刘少奇、彭德怀等这样的高官都要害死——我不是说他们的命就比普通民众的命高贵,而是举他们作为极而言之的例子——命都不能保,除了无所不在的恐怖的宽度,这就是恐怖的强度。在这种政府对民众高度不信任、带有威胁的恐怖控制之下,于是兄弟阋墙、父子反目、夫妻告讦、同事揭发等破坏中国传统人伦道德的事,被官方认定为向党组织交心、向党靠拢的“高尚”之举。所以人与人之间从“防人之心不可无”到主动去害人、创造性地害人、以害人为己任,把害人当作向党献礼的“高尚”举动来炫耀,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换言之,四九年后官方治理国家的理念,就是大规模唤醒并激发民众身上的恶,让民众互相撕咬,互相攻击,捏造诬陷,希图全身自保。其实自保者最终才知道自己只不过被害晚几年或者被杀晚几个小时的苟活而已。 阅读全文…